欢迎访问:888米奇第四色影音先锋-777米奇影音影院先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夜为色媒

夜为色媒

经过两个月的奋斗,大夏湾村公路终于全程竣工且正式通车,典礼如期举行,鞭炮齐响、锣鼓齐鸣响彻了三乡五里,路道两边红旗招展,彩旗飘飘象夹道欢迎的对仗迎接着四方来客。咱们的一村之长蔡羽大哥亲自陪同镇长周家渔及县委领导张子贵领着一群热血沸腾的群众视察着各个路段。与此同时,由我一手操办的夏蔡集团旗下的第一家山水田园度假村大夏湾度假村也在这一天正式奠基,并邀请了各界名望人世共同为度假村的奠基而剪彩。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大哥带领全村民众齐心协力将村庄里里外外整理了一番,该挖的挖,该填的填,该平的平,该立的立,三个月以后全村几乎是大大翻新了一次,不但村里村外干净了,村民住着舒心了,而且还引进来了几家外资,让大哥的第三把火是越烧越旺起来。沿着湾口与山脚的几处风景绝佳的地方都已经被一些有眼光的企业给买下来了。
  
  而大夏湾度假村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当中,资金已经投入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初期工程即将竣工。
  
  今天是五月五日端午节,端午亦称端五,是我国最大的传统节日之一。“端”的意思和“初”相同,称“端五”也就如称“初五”;端五的“五”字又与“午”相通,按地支顺序推算,五月正是“午”月。又因午时为“阳辰”,所以端五也叫“端阳”。五月五日,月、日都是五,故称重五,也称重午。此外,端午还有许多别称,如:夏节、浴兰节、女儿节,天中节、地腊、诗人节等等。
  
  端午节赶的不巧,正是乡下人农忙时期,农家人正热火朝天地在地里面打收那金黄黄的麦子,还哪儿有闲心过什么端午节,最多每家蒸上几笼糖包就算过节了。
  
  今晚的夜寂静十分,度假村的琅环水域里,我静静地躺在潺潺涧水流过青花石板上,让这潺潺的活水带走我满身的疲劳与伏热。仰头望天,苍穹好似触手可及,颗颗繁星成群地闪烁,我是我成年以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在眨着眼睛,浑然不觉夜已渐深!不远处的山坡上,灯火辉煌,还不时地传来阵阵歌声和笑声,我知道那是度假村里新招的一批女侍应在那里举行她们的第一次见面会,这歌声和这笑声在夜色里有些突兀,忽然有种感觉,就如同从前的山寨,在大摆筵席迎娶压寨夫人般的风光!凉意渐浓,兴致却依旧,不想错过美丽的夜色,更不想停下活跃的思绪,望着点点星空,好似穿越在时空的隧道里,宜古宜今,风起云涌,斗转星移……如果这时候能够有一个身着古装的天仙美女从天而降,那将是……突然,水中传来一阵不寻常的波动,那一刹那,似乎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紧接着“哗”一条白花花的美人鱼从水中鱼跃而出,吓了我一大跳,心就像橡皮包被小朋友稚嫩的脚丫踩得猛地一紧,但跟着又空下来,还有一种酥痒的感觉。
  
  “二嫂你怎么来了?”原来那从水中窜上来的美人鱼正是被我恩宠过一次的二嫂陈红。
  
  二嫂一边对我的内裤包裹着的鼓胀胀的家伙泼着水花,一边轻声笑道:“刚才我给那些女孩子送些吃的,这一路走来,糊弄了一身汗,就想来这涧里梳洗一番,没想到就发现了你这个坏蛋。嘻嘻。”
  
  “嘿嘿,你咋不怕被别人看见你的花屁股呢?”
  
  “别人才没有你那么坏哩!”
  
  “是吗?”我舒展一下身子,大吸一口气,向水底扎去。
  
  水底下月色朦胧的很,能见度很底。我暗暗向二嫂摸去,只能看见些须模糊的影子。
  
  “哎呀!”
  
  “砰砰”几朵浪花翻卷过后,水里的二嫂就如一条大白鲨似的,迅速前行,好一阵子,才从水里冒出来。
  
  “二嫂,你游泳游的不错嘛!”
  
  “那当然了。来,追我呀!嘻嘻。”
  
  “好,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很厉害,我来了吆!”
  
  我突然一猛子扎入水底,水面慢慢地平静下来。月亮渐渐升高了,一扫刚才的朦胧,发出皎洁的白光。半天不见我从水底上来,躲藏在一边的二嫂心里突然害怕起来,不停地转动着身体想要发现我就在她身边。
  
  可是等了半天依旧不见我的影子,心里更是怕怕,小声地叫了起来。其实我就潜伏在她的旁边,本来想给她吓一跳,可惜还没等我吓她,她自己都快哭了。
  
  我不忍让她害怕,就从水中慢慢地浮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
  
  “啊,你个坏蛋你吓死我了!”二嫂背*着我象一条白色的鳗鱼被我拥在怀里。
  
  我从后面亲吻着二嫂的小耳垂,缠绵地道:“二嫂,你没有在水中做过吧?今天咱们就试一试,怎样?”
  
  “一切都听你的。”
  
  “那我就开始了!”
  
  不一会儿,静静的山涧里隐隐约约地传来一声声极其细微的呻吟,犹如夏虫的低鸣。
玉梅姐自从被确定怀孕之后便没叫我碰过身子,每次想安慰安慰她都被她拒之门外,整天陪着母亲与宝宝几乎没出过院门,如果不是常去我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大肚婆的存在。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产,是女人一生中最最痛苦的事,也是女人一生中最最幸福的事。虽然我已不是第一次做父亲了,可是心情依然无比的激动。在预产期即将到来的前几天,我就抛下了手里的所有工作交予他人打理,整天就陪同在玉梅姐身边,陪她聊天,哄她开心。这让作为妹妹的妻子玉真大是吃醋,老说我是个甩手掌柜,当年对她也没有对姐姐那么好。
  
  乡下的传统风俗总是认为小孩子的话最灵验,母亲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女当然还希望有一个可爱的小孙子承欢膝下。毕竟农村嘛,虽然嘴上说生儿生女都一样,可到头来哪个老人家不想着自己能够子孙满堂的。所以母亲会经常抱着她可爱的小孙女问:“宝宝,你是要妈妈给你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呀?”
  
  小家伙可是精灵的很哩,总是顺着***意思,欢喜道:“我要弟弟,我要弟弟。”总是能讨母亲欢心。
  
  这几天,我陪着玉梅姐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生育的知识,什么见红啦,阵痛啦等等。
  
  生产那天我几乎也是陪着玉梅姐整个过程,我的整个手面都被玉梅姐抓了个西吧烂,其疼痛可想而知,我用DV将玉梅姐痛苦的表情全部录制了下来,希望以后孩子看到这段录象时能够更加感谢母亲带给他的生命与关爱。
  
  玉梅姐生产后的第二天便回家了,她说闻不惯医院里面的那股子喂,可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她心中既是高兴,又是烦。高兴的是,她替我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烦的是,乡下有个风俗,生孩子后必须在家卧床休息四十天。在这四十天里,产妇洗漱都得用温热水,不能吃生冷食品,不能搬重物,要不就会落下月子病。还得包头或戴帽子一个月,不能被风吹,风吹了就会落下偏头痛。幸好有两个小宝宝、宝宝和我,还有她的几个姐妹经常在旁边陪着她旁边,以及丈母娘和母亲的照顾,否则她早不耐烦了。
  
  静静的卧室里,四妹玉香盯着玉梅姐奶孩子的样子,羡慕地道:“大姐,你好幸福。”
  
  “小丫头,你不幸福?你姐夫每天耕耘到深夜,难道还没喂饱你?”玉梅姐嗔怪地道。
  
  “姐,说实话,你恨我吗?”玉香有些忧怨地道。
  
  玉梅姐笑道:“傻丫头,姐姐恨你干什么?你姐夫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又大又长又粗又硬又持久,是女人受过他一次恩宠就会记住一辈子,咱们的小妹怎么会逃出他的手掌心呢?更何况已经有姐姐这个先例,他又是那么吸引人,你的事是迟早的,迟早也是这一大家子的成员。”
  
  玉香支支呜呜道:“姐,其实……”
  
  “其实什么?你这丫头平时灵牙利齿的,今天是咋的了?”玉梅姐把小宝宝朝怀里面抱了抱,重新将奶水充足的大奶头塞进小宝宝的嘴里边道。
  
  “大姐,其实还有一个姐妹被姐夫给……”玉香终于要说出小玉卿的事。
  
  “你是说你三姐吗?”
  
  “不是的?”
  
  玉梅姐疑惑道:“哦,那是谁?莫不是小卿?”她突然想起来年前那天我和玉香、玉卿回来的特晚的事。
  
  “恩。”
  
  玉梅姐惊讶道:“哎呀,他怎么连小卿都给吃了?她还那么小?”
  
  “怎么了,姐?”玉真从外面进来,笑容满面地道。
  
  “咱们的那个好老公把小卿也给祸害了。”
  
  玉真笑道:“那有什么,反正咱这个老公呀是公家的,谁也无法独享,与其让他去找一些不三不四的外人,还不如自己的姐妹稳当,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玉梅姐娇嗔道:“看把你给惯的,我看呐,迟早咱们六姐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玉香知道姐姐不会怪自己就又恢复了她的本性,妖媚地道:“人家不是有五朵金花嘛,咱家还要比他多上一朵哩!”
  
  玉真嘻嘻笑道:“小妖精!”
  
  玉梅姐抚摸着小宝宝嫩嫩的小脸蛋道:“儿子呀,你看你多幸福呀,有这么多妈妈疼你。”
“姐,姐夫呢?”玉香抚摸着宝宝的小屁屁,终于忍不住心里的话儿。
  
  玉梅心里暗笑,调侃道:“这你怎么来问我,你不是跟你姐夫形影不离的吗?”
  
  玉香面色一红,头耷拉着道:“大姐就会笑话人家。人家才没有跟他形影不离哩。”
  
  玉梅抓住了一个看小调皮玉香脸红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意味深长地道:“你敢说你姐夫昨天晚上没跟你在一起吗?”
  
  “我……”昨天晚上自己确实跟姐夫在一起,而且还大干了一场,所以玉香被大姐这么一说,顿时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玉真看大姐有意与小妹胡闹便也来了兴致,接着玉香的话道:“我什么我,是不是昨天晚上玩得太猛了,又被你姐夫的大家伙干晕了过去?”并在说话之间朝大姐递了一个调皮的眼色。
  
  “那……”玉香本还想继续羞赧辩解,但转眼瞅见二姐向大姐抛去的眼色,心里一动,鬼主意上来,便不去理会她们的调侃,向二姐正色道:“二姐,姐夫是不是上度假村去了?”
  
  玉真本来想着会向姐姐们撒娇的,谁知她有这么一问,便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吧?”说着目光疑惑地转向了大姐玉梅。
  
  玉香这丫头是什么人,那可是精灵古怪的紧,看着二姐这副模样立刻猜到二姐昨夜肯定跟自己一样都被姐夫给干晕了,清早起来的时候便不见了姐夫。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玩心大起,眼角四处一瞅便看见一个圆筒似的包装盒,便拿起来放在自己嘴边,肃颜道:“亲爱的两位小姐你们好,我是夏蔡春色电视台的记者,请问可以采访一下二位吗?”
  
  两姐妹不知道这小丫头又搞什么鬼,但见她很认真的样子便也玩心大起,互相打了一个眼色,二姐认真地道:“我们有什么好采访的?夏蔡春色电视台?好象没有听说过呀。怎么?很有名吗?我们可不是轻易让人采访的吆。”说完,二姐还不忘甩了甩自己飘逸的秀发,向着大姐道:“是吧,姐?”
  
  大姐完美配合点头道:“恩。是的。”
  
  小丫头啼笑皆非,没想到还没有先整到二姐,却被姐姐们给占了上风,撒娇道:“两位姐姐行行好,我们的电视台可是全国乃至全亚洲全世界都很有名的吆。对了,你们听说过夏蔡集团吗?”
  
  二姐故作上下打量着小丫头道:“夏蔡集团?”
  
  小丫头不明就里,赶紧道:“对,就是夏蔡集团。听说过吗?”
  
  “当然听说过。谁不知道夏蔡集团现在是如日中天,集团品牌已经打出亚洲,迈向世界,是世界排名前三的超级集团。”大姐摸着轻拍着小宝宝嫩嫩的屁股道。
  
  小丫头见大姐识趣,采访可以继续下去,便接着道:“对,就是这个夏蔡集团,我们夏蔡春色电视台就是夏蔡集团旗下的一家电视台,我们的节目可以通过卫星传送到世界各地的每一个角落,绝对的世界性。请两位小姐放心。”
  
  “哦,原来你们电视台是夏蔡集团下的产业。”二姐俏皮地向着大姐道,“大姐,既然是夏蔡集团下的电视台要不咱们就配合一下这位记者同志?”
  
  大姐笑道:“好哩,一切全凭二妹做主。”
  
  小丫头喜道:“谢谢两位小姐。”
  
  二姐刁难道:“我说记者同志你怎么就这么没眼色呢?我们明明已经给过婚了,而且你看连儿子都有了,你怎么还一口一个小姐呢?还有现在哪里还有人跟美女打招呼是称人家‘小姐’的吗?‘小姐’可是对三陪女郎的称呼呀。”
  
  小丫头没想到二姐如此咄咄逼人,嘿,谁叫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非要做什么记者,这下好,连连点头如捣蒜,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两位尊敬的女士,我是夏蔡春色电视台新生代记者,有不足之处还请两位姐姐体谅,小妹作这个记者可真的不容易,要不是俺对象是夏蔡集团的总裁,俺才不愿意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哩。”
  
  二姐道:“原来你男朋友是夏蔡集团的总裁呀,后台挺硬的嘛。不过,你男人既然是世界性大集团的总裁干嘛还要让你来工作,直接给你个几百万不就得了,哪里还需要象这样抛头露面的。”
  
  小丫头狡黠一笑,道:“这姐姐就有所不知了,俺这位相好的不但有财而且更有貌,喜欢他的女人多的去了,只怕一个加强团也很难容的下,被他拿下的恐怕至少有一个加强连了。哎,不说了,越说心里越不平衡。”
  
  大姐道:“就是,这年头男人太有本事了就是心花的很。”
  
  二姐笑道:“这么说你这相好的还真是伟大呀。”
  
  小丫头故作幸福状道:“恩,是很伟大,又伟又大。哎呀,你看我这脑袋只顾着跟两位姐姐聊的愉快差点将正事都给忘了,这可不得了,要是今天不挖几个有料的好消息,今天晚上可就没有香肠吃了。”说着作了一个流口水的样子。
  
  大姐疑惑道:“什么样的香肠能让你这么期盼?”
  
  小丫头未等二姐开口便道:“香肠等一下我给大姐解释。现在我要采访两位了。首先是二姐,请问二姐昨天晚上你男人离开的时候你知道吗?你当时是不是因为连连泄身而累昏过去了呢?还有你男人昨天晚上一共让你泄了几次身?恩,请回答。”小丫头如机关枪一样突突突让两位姐姐一点也插不上话。
  
  二姐突然笑道:“臭丫头,拐了半天的弯,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姐姐哩?”
  
  小丫头一伸小红舌,接着向大姐道:“大姐的乳房如此漂亮,奶水如此充足,请问大姐你的男人昨天晚上有跟你儿子抢奶吃呀?”
  
  小丫头总算搬回一局,洋洋得意。大姐二姐被小丫头这么一闹,也不嫌话臊了,同时向小丫头道:“你那个总裁相好的大香肠好不好吃呀?是不是弄的很舒服呀?”
  
  三女这么一闹,本来应该是平静的卧室里笑语连连,让从外面回来的母亲与岳母担心不已,赶忙进屋制止。
  
  幸事向来霹雳的岳母瞪着一对美丽的凤眼道:“你们三个怎么这么不懂事,要是吓着孩子,看你们怎么向蔡恬交代。”
  
  小丫头小嘴一噘便不做声了,玉梅道:“妈,没有那么夸张啦。”
  
  岳母道:“你懂什么,刚出生的小孩子不能受到惊吓的,以后注意知道了吗?”
  
  玉梅无奈道:“知道了。”
  
  岳母一转身,道:“还有你们两个,知道吗?”
  
  其他两女也只好无奈地道:“知道啦。”
  炎夏将至,暑期将到,由于前段时间北京公司广告宣传做的非常好,而最近一段时间特流行山水田园生态度假村这一类的旅游胜地,所以各地的游客蜂拥而至,度假村的工作是越来越忙。最近又要举行一次大的公演庆祝度假村十六个景区正式开业,日子过的是越来越紧,我这几天几乎是昼夜不停通宵达旦的工作。
  
  夜深,月明,星璀璨。
  
  我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三天来都是在度假村里面度过的。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终于将手头的工作整理完毕,走出了度假村。
  
  清凉的月华终于消融了酷暑的炎热,凉凉的山风吹在脸上,有如度假村碧潭里清凉的泉水轻轻地滑过,很是舒服,仿佛这几天来的疲劳片刻间都烟消云散了。
  
  半里之外就是我温暖的小窝,几天没见到女儿和儿子了着实有些想念,于是便步子大迈向家里走去。
  
  刚到家门口,我还没来得及进院,屋里就传来小孩子的哭泣声,紧跟着卧室里的灯就亮了,传来玉梅和岳母的说话声。
  
  卧房里,玉梅和儿子睡在大床上,岳母睡在旁边的软榻上,想来这几天她们都是这样睡的。
  
  小宝宝在床上手舞足蹈的乱蹬,哇哇地哭叫。
  
  玉梅一边拉起衣服露出大大的乳房将殷红的乳头放在小宝宝嘴边,一边道:“妈,给我递张尿片来,宝宝又尿了。”
  
  岳母道:“尿片我来换,你躺着吧,夜里寒气大,别受凉了。”
  
  玉梅道:“没关系,夏天哪那么容易就受凉的。”
  
  岳母起身披了一件薄褂子,道:“越是夏天越是容易着凉,你这才刚生过孩子,身子骨弱,更要多注意身体,要是冻着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落下一身病痛不说,对孩子也不好。”
  
  玉梅眼泡红红的,道:“知道了。妈,这一节子累坏了吧。”
  
  岳母笑了,道:“为人父母的,只要你们作子女的好,就是累点,妈妈心里也是高兴的。”
  
  玉梅看了看窗外月华普照的夜色,叹声道:“都快天明了,看来他今夜又不会回来了。”
  
  岳母拿了一张新的尿不湿尿片,上了大床,边解着小宝宝身上的胯间的湿尿片边轻声道:“怎么了?想他了?”
  
  玉梅面色微微有些潮红,道:“三天了,也不知道度假村里的工作怎么样了,看来是真的很忙,要不然这么近一点点不会不回来看看儿子的。”
  
  岳母故作生气道:“这个没良心的,回来我才要好好熊熊他哩,教他只顾的工作连老婆和儿子都不要了。”
  
  玉梅见母亲生气,撒娇道:“妈!——”
  
  刚生过宝宝的女人雌性激素分泌最多,这时候正是女人味儿最浓的时候,玉梅这一撒娇更显艳丽胜花,娇艳欲滴,看得同为女人的岳母都是一阵心动。
  
  岳母白了玉梅一眼,一手托起小宝宝肥嘟嘟的双腿,换下被宝宝尿过的尿片,笑道:“他就那么好,让你们两姐妹心甘情愿地跟着他?”
  
  “妈,我……”玉梅欲言又止道。
  
  岳母道:“什么事,说呀,跟妈说话还吞吞吐吐的。”
  
  玉梅心想反正四妹的事早晚都要让母亲知道,如果让母亲自己发现了,到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倒不如现在跟母亲说了,反正有小宝宝在,母亲肯定不会发多大脾气的,深吸一口气道:“妈,我是说还有别的姐妹跟了他,您,反对吗?”
  
  岳母突然一怔,愣是半天没有说话。
  
  玉梅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想的,看她这个样子别出了啥事,便轻声叫道:“妈。”
  
  岳母好象突然反应过来,恩声道:“恩。”
  
  “妈,你生气了吗?”
  
  岳母将新的尿片为小宝宝包好,叹道:“儿大不由爷,由她去吧。”
  
  “妈,您不生气?”
  
  岳母笑道:“生气有什么用,只能伤了自己的身子。”
  
  “妈,您真好。”
  
  岳母故意板着脸道:“妈有什么好的,再好也没有人家好,不是吗?一个个像蝴蝶遇见花似的围着他团团转。告诉妈,是谁瞒着妈跟他好上了?”
  
  “四妹……”
  
  岳母道:“这丫头,我就知道是她。大学快毕业了也不忙着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经常三天两头地往家里跑,原来是偷偷地跟他姐夫约会,看我不好好修理修理她。”
  
  “妈,四妹的未来不用你给她操心,她比我强多了。度假村内朝外发出所有的广告都是由四妹自己一个人设计,为度假村省下了好几百万的广告费用哩。”
  
  岳母惊讶道:“四丫头这么厉害呀!”
  
  “恩。这回母亲不会生四妹的气了吧。”
  
  岳母道“哼,再有本事也是我的女儿,就是打她,骂她也是应该的。”
  
  “是,妈永远都是对的。”玉梅笑道,“妈您快去躺着吧,也别受凉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还需要妈帮我看着宝宝哩。”
  
  岳母坐上软榻,脱去身上披着的褂子,突然忒声笑了,光溜溜雪白的玉乳仍然十分坚挺,一点也没有龙钟老态的下垂,忽闪闪上下波动,好似那苍山脚下、耳海之畔的山茶花,香耐而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妈,您真好看!”玉梅羡慕地盯着母亲水沉为骨玉为肌的雪白胴体。
  
  岳母道:“妈都老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话虽如此说,可岳母仍是笑容满面。
  
  “真的,妈,您的身体真的很好看,一点也没有老。”
  
  岳母托起自己鼓胀饱满的双乳,低头看着那仍是娇艳的蓓蕾,叹声道:“好看有什么用,又没有人懂得欣赏。”
  
  “怎么会哩?不是有爸吗?”
  
  “你爸?”岳母古怪地一笑,道:“你爸早就没有碰过我的身体了。”
  
  “怎么会?爸这么早就……”玉梅突然说不下去了,虽然是母女俩无话不谈,但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父亲,而且是隐晦的事。
  
  “不要谈这些没用的事了,睡吧,说不定一会又要起来了。”岳母翻身躺下拉过一张薄薄的毯子盖在身上。
  
  “恩。”玉梅也不想再说什么。
耳听着屋里面没有了声音,赶在卧室里熄灯之前,我掏出钥匙轻轻地打开了大门,进到院里,然后转身将大门关好、锁住,再穿过庭院向堂屋慢慢走去。
  
  虽然为了不弄出太大动声,我开门关门时已经将动作放慢,声音弄小了,但仍是有人听到了响动。卧室里,玉梅就说要将床头的台灯熄了,却突然听到了大门些微的响动,喜道:“妈,我好象听见大门响了,会不会是他回来了?”
  
  岳母才刚躺下,翻转身子间软榻的响动让她没能听到了大门的响动,而且她刚才也正处于心神荡动的时候,心神动荡自然六识不明,便道:“可能是吧。你不要动,我去看看。”说完,岳母就翻身下榻,拖拉着一双拖鞋打开卧室的门快步走了出去。可能还没有回过神来吧,她竟然连那件薄褂子都没有想起披在身上,全身上下光裸裸的仅着了一件白色性感的四角内裤半包着她那仍浑圆翘挺、肥而不腻的香臀。
  
  玉梅看着母亲光溜溜好似六神无主的样子,本想提醒她披上褂子的话都快到了嘴边了又硬是给收了回去,继而两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诡异的笑色,不知道她这样做到底作何意图,想来却肯定是非常令人意外,极为出格的。
  
  “是蔡恬吗?”岳母站在门后面,手扶着闩板。
  
  “恩。妈,是我。”我已经走到了堂屋的门口。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说话间岳母拉开了门闩,打开了屋门。
  
  我的眼前猛然一亮,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犹如妙恋小洋人果乳般淡雅的清香,紧跟着岳母那光洁溜溜的雪白胴体完全曝现于我的面前,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瑶鼻,再加上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窕窈优美的身材,浑圆修长的玉腿,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活脱脱一个火辣尤物,美艳不可方物。
  
  我的心猛地突然狂跳。说真的岳母美则美矣,五六年前在我第一次跟玉真一起踏进杨寨岳父家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那时候的岳母很成熟很美丽,而且又经常有岳父的灌溉,美的像花儿一样娇艳。我承认我一直对岳母是喜欢的,但那仅仅只限于欣赏,莫敢动半分亵渎之心。可是今夜刚听了玉梅与岳母的对话,我知道了岳母的心病。我发现了我的心动了,起毛了,不安分了。
  
  “啊!”或许是门开而入的夜风让岳母意识到了什么,她突然发出一声,惊醒了我沉溺于心猿意马的神经。
  
  岳母双臂抱胸,双手紧紧掩住高高的胸脯上那两个挺翘的红色蓓蕾,白了我一眼急惶惶转身跑到卧室里去了。
  
  听到母亲的尖叫声,玉梅笑了。看见母亲急惶惶跑进来,她赶忙用手掩着嘴强忍住笑色。
  
  我嘿嘿一声暗笑,吸了一口气压下燃烧的欲念,紧跟着走进卧室里去,仿佛间我看见一个白花花诱人的玉体消失在薄薄的红毯子下面,高突有致,优雅动人,实在是让神仙也忍不住犯罪。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慈母为儿春心动 下一篇:姐夫舒服吗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